战“疫”中的媒体编辑口述:我在深夜接收了128个前方医护人员的日记

荔枝特报专稿 记者/祝亦楠 编辑/刘白

武汉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,全国各地医护人员紧急集结。2月5日,江苏首批147名医疗队员从南京出发,驰援武汉。此后,江苏又陆续派出上千名医护人员奔赴前线。与医护人员共同奔忙的,还有媒体编辑记者,他们是这场抗“疫”战斗的记录者。江苏广电总台推出“江苏援湖北医疗队前线日志”策划,以前线医生的视角记录这一切。

我们采访了一位荔枝新闻的编辑,自1月26日“江苏援湖北医疗队前线日志”正式开更后,她作为几位编辑之一,成为了这次报道的见证者。一个真实的武汉是什么样的?一线医护人员的日常是什么样的?她在他们传回的只言片语中寻找答案。

以下是荔枝新闻编辑祝亦楠的口述:

我是荔枝新闻的一名编辑。大年初一晚,江苏医疗队出发了,未知的前方消息牵动无数人心。为了真实呈现他们的武汉故事,当晚,领导和同事们就策划要将他们的战“疫”心声一一记录下,汇成一本独一无二前线声画日志,致敬逆行。

1月26号,“江苏援湖北医疗队前线日志”正式开更。江苏广电总台各板块骨干记者们对接前方医护人员。而我作为编辑团队一员,则要守好大后方,负责统一的信息汇总整理。

尽管还没回单位上班,但每天轮值的编辑、设计总会在早上八点半守候在电脑旁待命,盼望着对接前方的记者发来消息。

截止目前,“前线日志”已经更新到了第十七期,记录了128个医护人员的心声和故事。现在越来越多的编辑、设计以及开发人员正在加入我们。

在我们的工作群中,我们常常戏称“前线日志”是“深夜日志”,因为,每天一组的日志,总在深夜的荔枝新闻和我苏APP发布。其实,大家不知道的是,前方医护人员实行倒班制。他们从驻地酒店门口开始,就要进行严格消杀,上下班加上穿脱防毒装备的时间,时长可能翻倍。比如,早班的护士是5点到9点,他们每天凌晨3点就要出发。9点下班后得到11点才能离开医院。每个班次结束时间不同,有的是清晨,有的是傍晚,甚至还有深夜。为了呈现一线状态,他们都是争分夺秒利用吃饭和短暂休息时间发日志回来。我对接的好几位记者都表示,自己常常是边落泪边写稿。而我们能做的也就是把细节尽可能多的呈现给大家。

作为一名媒体人,我们或许比其他人更容易看到这个世界的不完美之处,但也比其他人更容易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温度。“前线日志”的每一个字都让我印象深刻。

有个主管护师叫李如芝,她可能是这128个人中发日志最频繁的。有一天,他们病区五个病人出院,走之前给医护人员敬了个礼,她说没忍住眼泪,觉得一切都值得。而她的父母也是通过我们的日志才得知女儿去了前线。她常常会给我们分享她收到的“温暖”,同事寄去的缓解压痕的“减压贴”、热心市民送去的物资……每个感动,我们都能与她同频。

李如芝收到爱心物资

截止到目前,江苏支援湖北的医护人员越来越多,我无法将每一位的故事细细道来。但我相信,乐观在困境和辛苦中弥足珍贵。我们是什么样的,世界终会是什么样的。

王云,无锡市人民医院护师,目前已在武汉市江夏区第一人民医院支援半个多月。2月8日,我收到了她的照片。对比她出发前的照片,已经瘦脱了像,脸颊上由于长时间戴口罩、护目镜留下了深深的压痕。

王云

那天,她说,“A床的叔叔说我很开朗,热心地要把我介绍给他儿子做女朋友,我只能告诉他我儿子都会打酱油了。”“B床的老爷子输液时,没有再因补液多而发脾气,乖乖挂完。我问他是不是不那么喘了,他有点不好意思地点点头,看来老人家还是要哄。”“C床的阿姨看我换补液的时候叉腰叹了个气,连忙关心我,给我加油……”

病毒肆虐里,她带我们看到了一群温暖可爱的病人。

同样把好心态带进辛苦工作中的还有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ICU护师赵成林。他们班的“护理三兄弟”这次在武汉会了师。虽然同在他乡抗“疫”,但见面叙旧的时间却很少。有天,他们在聊天中得知,江苏第一批援湖北医疗队的90后学弟,因为怕浪费防护服,穿着成人尿不湿上班。结果,因为没喝水,并没有用上,下班路上忍不住试了试效果,“感觉热乎乎的”。这位逗笑“战友”和网友的小伙子,在几天后迎来了自己三十岁的生日。

赵成林

有个同行老师曾说过,“触碰社会的苦痛,是记者的天职,不让绝望的人流干泪水,更是记者的使命。”虽然我们没有在一线,做的不过是编辑工作,但我很庆幸,还能成为一个记录者,与这个社会和社会中的人们一起同呼吸、共命运。

现在每晚都会有很多人期待着这组日志的更新,因为日志里,不仅有我们江苏的白衣天使们在前线的声音,还有我们对待世界的态度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